1. 首页 新闻中心 廉政 社会 科技 互联网 教育 文娱 电视剧 电影 视频

当前位置:主页 > 时政 > 内容

本报记者直插震中
发布日期:2021-06-13 15:03   来源:未知   阅读:

  www.hljx7.cn2021-06-13第三届江西高校科技成果对接会在南昌开幕面对网络上纷至沓来的灾区消息,全媒体中心逐一梳理、整合和编辑,以平均间隔10分钟一条的速度作滚动报道,以求尽可能地将最前线最真切的地震消息及时呈现给读者和粉丝。

  其中,广州日报官方微博发挥严肃大报优势,对各个自媒体发出的消息进行严格的审核把关,剔除一系列的不实信息,并主动参与辟谣,遏制谣言的进一步传播。

  同时,本报官方微博联合华西都市报和大河报等媒体,建立微博寻亲平台,网友若有寻亲信息可直接在平台上留言,再由广州日报权威发布,如此则保证了信息的可靠性和真实性,对网友们甄别微博上的虚假信息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在滚动报道中,本报后方编辑部为避免给灾区通讯造成负担,一直与前方记者在微信上保持联系。由于记者需要由汶川前往震中芦山县,在路途上将目击到的交通道路状况,沿途民众状态等一手信息均以图文的形式在网络媒体平台上作24小时直击报道。

  同时,后方记者通过各渠道,将采访中的一切有关震区灾情和救援情况的信息化整为零,均以“速报”模式供给本报网络平台迅速发布。也让读者和粉丝及时了解到后方抗震救灾工作的筹备和应对情况。

  8时左右,正在汶川采访大地震5周年的本报女记者刘晓溪和杨帆感到床有轻微的晃动。然后就听到窗框、门框“哐哐哐”振动的强烈响声,伴随着地面更强的晃动。五六秒之后,反应过来是地震,刘晓溪抓起手机和鞋,以百米冲刺速度与同伴一起冲下楼。楼道里开始断电,窗外依稀能听到地震警报,空地上已聚集着许多旅店的住客,甚至有人穿着内衣、光着脚就冲下来。但汶川县城居民大多很淡定,继续吃早饭和遛狗。

  地震发生后不到1小时,本报记者知道雅安芦山县发生了7.0级地震,马上联系汶川县委宣传部帮忙找车,送本报记者到灾区。但也许汶川“5·12”地震虽过去5年,许多居民仍感害怕,找了好几个包车师傅都不愿去。历经努力,本报记者终于在上午10时找到了去都江堰的车,从都江堰又找到了愿意去雅安的包车师傅。

  车辆飞驰在成雅高速的路上,旁边有各种救援的推土机、军车的车队,也有贴着“支援救灾”横幅的民间志愿者车辆。本报记者们心里亦万分焦急,在车内收听电台里最新的灾区情况,并与在广州的报社领导保持联系。在进入震区时,本报记者的包车遇到了三次警卫关卡,分流民用车辆以保证救援车辆的快速通行。最后,记者想方设法赶赴芦山。

  昨日上午10时,广州日报另一拨4名男记者从广州出发赶赴机场准备飞往成都,再赶赴芦山县。

  地震发生前,已有一趟航班从广州飞往成都。在飞行期间,突发地震,成都双流机场临时关闭,航班到了成都不能降落,只能改降重庆。随后有多趟从广州前往成都的航班被迫取消。本报记者乘坐的航班原定上午10时40分起飞,最后延误到下午2时左右才起飞。

  在成都,一些市民向本报记者反映,地震发生之后,成都市区的震感非常强烈。“震感非常强烈,开车在公路上,都能感觉到方向盘握不准,整辆车子在猛烈地摇晃。”有市民说。此外,大量的成都市民都因为地震而逃到了道路等空旷地带,震感虽强,但是持续时间比较短,只有大约十几秒左右。

  作为先遣队的刘晓溪和杨帆率先于傍晚5时左右进了雅安芦山县城城区,发现城区的伤亡并不是很大,但是很多房子上的瓦片都掉下来了,有个别建筑物的外墙坍塌了。中心城区的人民被安置在空旷的广场上,体育馆前面有很多帐篷,在发放水和食物。

  昨日下午,芦山县城的状态就是一个字:堵。救护车和救援物资全部被堵在县城里面。前方不知因何封了路,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大量的武警官兵、救援队,还有大量的消防、桥梁和电力抢修人员都在路边停车等着。有一辆外地来的救护车已在那儿滞留了半个多小时,他们是准备要去宝兴县救援的。

  刘晓溪好不容易租到一辆摩托车,赶往龙门乡。盘山公路一路落下很多碎石,路旁还有直径1.5米的大石头因山体滑坡掉落路边。

  距离芦山50公里的荥经县城是通往芦山的必经之地,当天傍晚,本报记者到达荥经县城的时候,发现大街上站满了人,当地居民由于担心余震不敢回家过夜。

  到了龙门乡后,刘晓溪和杨帆发现房屋倒塌情况远比芦山县城要严重,在摩托车上一路看过去,大概有95%的房屋出现了很大的裂痕,10%左右的房子损害严重。

  本报记者大概是傍晚7时许赶到龙门乡的,天还没黑。人们还在空旷的地方搭棚,准备今夜在户外度过,把煤气灶搬出来在空地上做饭。再往重灾区走,发现房屋多数损毁,已经看不出房子的样子。倒塌的房子里,砖瓦房偏多,木质房尚算完好。

  有一户姓骆的人家,地震发生时83岁的爷爷在喂鸡,在鸡棚中被压死,其余人则得以逃生。震后,全家挖了一个半小时才把老人的尸首挖出来。他的孙子在成都读大学,知道家里出了事,又搭公车又搭摩托,还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赶到家,却只看见爷爷冰冷的尸体,只能跪下给爷爷烧纸送他最后一程。他是边哭边接受我们采访的,他说爷爷从小就特别爱他。

  截至昨晚8时40分,记者离开龙门乡返回芦山县城,见到灾区人民待在空旷户外,不知如何是好。很多灾民心情很沉重。

  芦山县7.0级地震美爆炸案嫌犯被捕朱令中毒案村支书 身家超10亿2013中国慈善榜南昌高校腐尸案南京市民抢购黄金被告当庭炸死原告印度女童遭邻居强奸中国最强音 首播陈坤寄语董洁国企高管薪酬限高方案中央开展群众路线活动王全安张雨绮办婚礼医保收入或超万亿元